淫途亦修仙

【淫途亦修仙】(第四十章)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淫途亦修仙】(第四十章)

    作者:六道木。

    2018年/3月/13日。

    全文6468字。

    [第四十章]。

    「当当当……当当当」突然后窗传来几声急促的敲击声。

    「谁?」房中正忘情交欢的二人都吃了一惊,连忙向后窗问道。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罗羚脸色惨白。

    「不能够啊,我明明布置了中阶隐息法阵、蔽音法阵的,外人绝无可能发现」。

    寿儿密语传音道。

    「那是不是你进我家院子的时候被人看到了?」罗羚紧张地瑟瑟发抖。

    「也不会,我往身上拍了隐身符,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寿儿肯定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刚刚好你进来干坏事儿,人家就敲窗户?」罗羚对

    寿儿的话不是太相信,还是认为他进村子时不小心被发现了。

    「要不我把中阶隐息法阵撤了,用神识探查一下外面究竟是何人吧?」寿儿

    问。由于这中阶隐息法阵的存在,别人探查不到寿儿的气息,同时他也不能用神

    识外探。

    「嗯,赶紧穿上衣服」。

    寿儿利落地穿上衣服,收起中阶隐息法阵的阵盘、阵旗,立刻把自己的神识

    外放出去探查窗外。

    「奇怪,窗外没有人啊。难道敲几下窗户就跑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寿儿疑惑道。

    「哦?我穿上衣裙拉开窗帘去后窗看看」。罗羚一下子放松了很多,开始飞

    快地穿上衣裙。

    她来到后窗前,先是悄悄撩起窗帘一角向窗外看去,琉璃窗外果然空无一人,

    只是……。

    「窗户上贴着个字条,我打开窗户拿进来看看」。罗羚讶然道。

    罗羚小心翼翼地拔掉开关,推开窗户把那张皱皱巴巴的纸条拿进来,又拉上

    窗帘,寿儿赶忙把头凑过来看。就见这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两行字:

    「羚嫂,你跟那个叫寿儿的事全被我看到了,要是不想被忠哥、大伯、大娘

    知道的话,最好在午饭前单独一个人来一趟后山松树林——石娃」。

    「啊?真的被看到了?这……这可怎么办?寿儿你倒是说话啊,都怪你,非

    跑到人家家里来干坏事,这下可糟了……怎么办啊?」罗羚看完字条就慌了,如

    果这种事被夫君、公、婆知道了,那可怕的后果,罗羚想想都害怕。

    「石娃?竟然是他?可是他是怎么看到的?这后窗不是有窗帘吗?」寿儿百

    思不得其解。

    「鬼才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可是他连你的名字都知道,肯定是真看到了。

    哎呀,想想刚才我在床上那个样子,要是全被他看到了,我……我以后还怎么有

    脸活啊?」罗羚羞愤交加。

    「羚姐,别着急嘛,他既然写这个字条给你就没打算告诉别人。你觉得他打

    算做什么?」。

    「谁知道他想做什么?他脑袋瓜不太正常,傻乎乎的,经常被人教唆着当枪

    使还自以为很聪明。我平时对他挺好的啊?他为何要针对我?」。

    「他不是经常吃你做的饭菜吗?太不知好歹了!看这字条上的意思他是想借

    机敲诈?我去会会他」。寿儿愤然道。

    「别,寿儿还是我出面吧,我感觉他没你想的那么坏。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

    他呆愣是呆愣了点儿,可人是真不坏」。罗羚心绪稍定说道。

    「嗯,我用隐身符跟在你身后,如果他要是太过分了我就出手收拾他」。

    「也好。我自己一个人去后山心里也不踏实」。

    一炷香后两人清洗了身上的云雨痕迹,一前一后向后山飞驰而去。

    罗羚家本就在半山腰住着,往后山去只要翻过一个小山头就是,由于还是冬

    闲的早上几乎没人这么早出门,村里人这时大多都躲在屋里烤着火盆子睡懒觉,

    这样也方便了罗羚,她运起御风术就向后山疾驰而去,寿儿隐身紧跟在她身后。

    翻过山包立刻就看到阳坡上的一大片松树林,罗羚刚沿着小路走到林边,就

    听到不远处石娃那熟悉的大嗓门:「羚嫂,这里」。

    罗羚循声走去,不多时就见林中一小片平坦的草地上铺着一块大毯子石娃正

    半仰着坐在那里喘着粗气,见罗羚向这里走来就站起身来。咧开嗓子喊道:「呼

    呼,羚嫂,你的仙术还是真厉害呢。俺刚刚累死累活地跑到这里,没想到你这么

    快就轻飘飘地来了」。

    「石娃,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气」。罗羚

    一边走近石娃,一边不冷不淡地说道。

    「羚嫂,其实俺找你来……咦?羚嫂,你……你……」石娃待罗羚走近时本

    能地眯起一双鼓鼓的鱼泡眼开始上下打量罗羚,可等他看清罗羚的面貌时立刻惊

    得嘴巴长得大大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了。

    罗羚看石娃那反应于是狐疑地摸摸自己的脸颊,道:「我怎么了?」。

    「你……你真是羚嫂?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你……你不会是她的小妹吧?」。

    石娃呆呆地盯着罗羚结结巴巴道。昨天下午石娃在那地底巨洞内看到罗羚时她的

    容颜虽已变化,可由于洞里光线不好,又离得远,并且当时罗羚披头散发遮住了

    面容所以石娃当时并没有看清罗羚的变化,以至于现在见到旧貌换新颜的罗羚竟

    不敢认了。

    罗羚一听马上明白了原因,昨晚她回家时天色已晚村里人即便是看到她也没

    看清她容颜的变化,此刻大白天再被石娃这么近距离观瞧他自然会被自己容颜的

    巨变所震惊了。罗羚心下得意,便故意娇笑道:「你这呆娃,不是我还是谁?我

    何时有个小妹了?」。

    「真的是羚嫂?天啊!你怎么变得如此年轻?皮肤变得好白嫩,人也变得更

    美了……明明昨天午饭时你还不是这样,一夜之间你就变了个人似得,俺不是在

    做梦吧?天底下还会发生这种事?……」。

    来此之前还担心不已的罗羚看到此刻石娃那副震惊的呆傻样,心情大好:

    「嘻嘻,呆娃子,你可知这天下无奇不有?羚嫂我变得年轻貌美,也是得了一门

    仙术……」。

    「啊?还有如此神奇的仙术?羚嫂,能不能教教俺啊?」石娃似乎忘记了他

    找罗羚来的目的。

    「我说石娃,你这么费劲心机的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学仙术吧?」罗羚取笑

    道。

    「俺……」石娃被罗羚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此行的目的,看看早已在草地上铺

    好的准备与罗羚欢好的毯子,再看看如今仙姿绰约的罗羚,本来想好的说词早已

    说不出口。此刻的罗羚已经气质若仙,又岂是他这个卑微的凡人小子可以亵渎的?

    石娃内心感受到了深深的自卑感,他呆脸一片羞红深深地低下了头用双手扯着衣

    角一句话也说不出。

    「唉,本想天作被来地作床,好好享受俏佳娘,可如今连俺自己都觉得真是

    配不上羚嫂啊。还怎么开口?」石娃脸红红地默默低着头在心里思量着。

    在一旁静静隐身观察的寿儿见石娃此刻的扭捏样子的确不像是个用心险恶的

    歹人,可是他一直有一事不明憋在心里,正好趁此刻让罗羚问个明白,于是他传

    音给罗羚:「羚姐,你问问他今天到底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嗯。我这就问他」。罗羚应道。

    「呵呵,石娃,你怎的不说话了?难道这么远把我叫来就是想让我来此跟你

    打哑谜的?」。

    「俺……也没啥事。就是想求羚嫂教教俺仙术」。石娃终于还是做了决定,

    当着如此气质若兰的罗羚他觉得那肮脏的想法实在是说不出口。

    「真没啥事?那我问你:你今天到底是怎么看到的?」罗羚问。

    「今天?」石娃被罗羚说的有些懵,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他看到的罗羚跟寿

    儿交欢分明是在昨天下午啊?。

    「装什么傻?不就是你刚才在我家后窗上贴的字条吗?既然你今天都看到了,

    还有啥不敢承认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看到的……」罗羚看他装傻不满道。

    「啊?你是说今天你们也在一起睡了?可……可是忠哥不是刚刚才出门吗?

    难道说忠哥前脚刚走那个叫寿儿的后脚就跑来睡你了?天啊!可怜的忠哥」。石

    娃不敢置信得双手抱头,惊讶地盯着罗羚上下看个不停:这看上去气质若仙的女

    人怎的连背夫偷汉都如此明目张胆?。

    「你……该死的,原来你根本就没看到啊?那你是怎么知道寿儿的?」罗羚

    俏脸一红,感觉自己太傻了,居然自己出卖了自己。

    「俺……俺是昨日午后跟在你身后听到的」。石娃含含糊糊地应付一句,不

    想再承认昨天下午在地下巨洞偷窥的事。

    「真的?」罗羚将信将疑。回想着昨天下午这石娃跟在身后的情形,可明明

    她跟寿儿对话都是传音的啊,他怎么可能听得到?。

    「真的真的。羚嫂,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石娃不停地点头,刚才听到的事

    太震撼了,他其实现在满脑子还处在震惊当中。

    「寿儿,怎么办?都怪你非让我问他今天的事,要不然他根本就什么也不知

    道」。罗羚气呼呼传音寿儿。

    「哼!你听他胡说吧,他要是什么都没看到怎么会用那种口气给你留字条?

    这个家伙看似呆傻其实狡猾得很。要不羚姐把他交给我吧?我来收拾他」。寿儿

    冷冷道。

    「不行,不行,寿儿,他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咱们的事,再说了二婶子家就他

    这么一个男娃,你要是手重了给他伤了我可就彻底得罪人了」。罗羚生怕寿儿动

    用法术,石娃只是一个凡人那里经得住?。

    「羚姐,放心吧,我不会伤他的,反而会好好招待他。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咱

    们的事,万万不能再让他回村子里乱说了」。

    「你打算怎么做?」罗羚急忙问。

    「我把他带回我们家族,关他个一年半载的,直到他老实了再放他回来」。

    寿儿其实在来此的路上就一直在思考如何处置这个石娃,最后终于有了定夺。

    「那可不行,他这么突然没了消息,二婶子家还不得急死?」。

    「不,他不是想学仙术吗?……」寿儿如是把他的计划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好,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只是不知这石娃会不会上当啊?」罗羚听了寿儿

    的计划也认为不错。

    「试试看吧。他好像很听你的话呢,我觉得没问题」。寿儿调侃道。

    「石娃,你是不是真的想学仙术?」罗羚缓缓问道。

    「想啊,太想了。怎么?羚嫂,你打算教我?」石娃激动道。

    「不,我在坊市认识一个小仙长,我可以推荐你给他教授。怎样?」。

    「嘿嘿,太好了。我也可以像羚嫂一样修仙了。不过,羚嫂到底什么时候才

    能去啊?我都等不及了」。

    「你先跟家里商量一下,要是行就来家里找我,我会用传讯玉符联系那位小

    仙长来接你一趟」。罗羚平静道。

    「好,好。我这就回家跟俺爹、娘说一下。他们知道后肯定会高兴的很呢」。

    「三大爷,俺要去修仙了,嘿嘿」。

    「喂,二娃,俺要去修仙了,你们也不用太想我,以后我得道升仙之前还是

    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马大嫂,马大嫂,俺要去修仙了,叫你家二丫不用等着俺了,正所谓仙凡

    有别……唉,说实话俺也不想啊。可是天赋异禀……」。

    日上三杆之时,聚唐村的村道上一位八尺多高的年轻人逢人就老远喜滋滋打

    着招呼,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似的。

    「呸!傻瓜,你那副呆样也能修仙?准是叫人给骗了」。可是等他走远后,

    人们几乎异口同声的如是说。

    在离村二里的山道上,石娃终于在罗羚的带领下见到了那个来接他的小仙长。

    不过当他看到那位小仙长时吃惊不小。

    「羚嫂,……你没有搞错吧?他就是你说的那位小仙长?也太年轻了吧?怎

    么看上去还不如我岁数大啊?」。

    寿儿见这石娃果然不认识自己,看样子不像是作伪,他是真没见过自己?他

    心里就彻底糊涂了:「难道这石娃真的只是听到了羚姐跟我说话的声音?不能够

    啊?」。

    「你这呆娃,在仙长面前不得无理。你可知修为高低与年龄并无直接关系?

    这位仙长道法通玄,他只要稍微传授你一二就够你受用终生的」。

    「哦,但愿如此吧」。石娃狐疑道。

    「你这呆娃,还不信我吗?快快拜见师父」。罗羚佯怒,可心里却憋着笑。

    「这……好吧,师父!徒弟这厢有礼了」。石娃不情不愿地叩首一礼。

    「哈哈哈,好好好,乖徒儿。罗道友,那我这就先带徒儿走了,你请回吧」。

    寿儿假模假式地朗声道。

    说着寿儿也不等石娃反过味儿来,上前提住他的宽大腰带,一纵身运起御风

    术飞驰而去。为了在这石娃面前立威,他这次用了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那速度

    数倍于普通真气催动。

    「啊……师父,师父,慢点慢点儿飞啊,飞得太快了眼晕啊」。初始这石娃

    对寿儿还颇为不屑,可等被他带着越飞越快,耳边疾风呼呼作响时,睁眼一看已

    在数丈之高,吓得他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寿儿带走这石娃并不是意气用事。

    一则:他其实早就对这石娃的嗅觉感到好奇了。这石娃的嗅觉都快赶上他的

    觅宝灵猴小淫猴了,如今小淫猴不知所踪,他觉得凭这石娃的此项异能说不得将

    来对他寻找天材地宝有些帮助。

    二则:他如今每天跟钟师兄轮值喂养灵兽,只能上午腾出时间来,这样干很

    多事都不方便,如果把这石娃训练好了,让他接替自己在灵兽谷喂养灵兽,那么

    以后他就可以有大把时间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寿儿并没有带着石娃直接回宗门,而是先去了坊市,他隐约记得坊市里有一

    家店铺有卖简易的测灵石,是一种简单的检验灵根的法器。他打算买一个拿来给

    这石娃测测,虽然这货看上去呆傻,可万一要是有灵根呢?

    又在眼部蒙上了布条带着石娃进了坊市,去寻那家店铺。

    「师……师父,你往左眼捂个烂布条作甚?难看死了」。石娃不解道。

    「这正是为师首先要提醒你的,这修真界看不像你想象的那般美好,看似平

    静其实暗藏无数凶险,你记住,以后一定要低调做人,不能露才」。

    「哦」。石娃挠挠头似懂非懂。

    旁边正好有一对散修路过,听到了寿儿师徒的对话,看着这奇怪的师徒组合,

    一人讥笑道:「真是笑死个人,一个小孩子还假模假样地教导一个大男人,真能

    装」。

    另一人也笑道:「嘿嘿,我看那个大个子呆呆傻傻的,估计是脑袋有问题。

    不然怎么会口口声声叫一个小孩子师父呢?」。

    石娃第一次来这满是修仙者的坊市好奇的紧,那里人多就往那里钻,这二人

    的讥讽他那里会听得到?。

    寿儿花两块下品灵石买下了那块盘子大小的简易测灵石。这才带着石娃返回

    宗门。

    「道神宗?师父,难道……难道你是道神宗的弟子?这可是大宗门啊,俺经

    常听羚嫂说起呢,还有灵儿就在这道神宗啊……」石娃远远看到道神宗那硕大的

    山门招牌惊讶异常,再看向寿儿的目光更加的尊敬了。

    寿儿取出隐身斗篷套在石娃身上道:「跟紧我,别走丢了」。

    「好好」。石娃激动道,也顾不得寿儿为何给他套个斗篷了。

    寿儿一手拽住隐身斗篷衣角输入真气让它启动隐身法阵,一边拽着石娃就走

    向大门。在门口职守的都是做宗门职守任务的外门弟子,修为都不高,寿儿拽着

    穿着隐身斗篷的石娃进山门他们自然发现不了。

    终于来到东峰下的灵兽谷,寿儿用自己的腰牌打开法阵禁制领着石娃进入。

    一进了灵兽谷便把隐身斗篷收回。这灵兽谷的禁制没有腰牌是出不去的,以后这

    石娃想出去可就难咯。

    被抓了壮丁的石娃还被蒙在鼓里,喜滋滋地跟随在寿儿身后四下打量着这修

    仙圣地的一切,就连那谷间的野草他都认真一个个扫视一遍心里比对着与外界有

    何不同……。

    来到一排石屋处,寿儿指着其中的两间道:「除了这两间,你随便挑吧,愿

    意住那间就住那间。挑好了一会儿我帮你测试一下灵根」。

    「嘿嘿嘿,好好」。石娃喜不自胜,连忙一间间推开石屋的门挑选。

    不过没多久本来喜滋滋的石娃就开始嘟嘟囔囔起来:「唉,怎么这么简陋?

    俺还以为这仙人们都住在琼楼玉宇里,怎么会这么破?」。

    「徒儿啊,那是你现在还没有修为,等你修为高了自然会住玉宇琼楼的」。

    寿儿忽悠道,他可不想让石娃现在就打退堂鼓。

    「真的?那还差不多」。果然石娃又开始斗志昂扬了起来。

    「师父,就这间吧,反正都一样破旧」。终于石娃挑选一间就在寿儿房间隔

    壁。

    「好,进屋去,我帮你测试一下灵根」。

    「灵根?那是什么?」。

    「灵根就是……」寿儿一边走过去,一边简单给他讲解一番,让他心里大致

    有个了解。

    「哦,原来如此」。石娃似懂非懂道。

    「把双手都放在这石盘上,暗暗用力」。寿儿看着一张这简易测灵石附带的

    竹片说明吩咐道。

    「嗯」。石娃依言而行,用双手紧紧用力挤住石盘。

    一息过去石盘上方的指示条没有反应,两息过去石盘上方的指示条没有反应,

    一弹指时间过去石盘上方的指示条还是没有反应,一分时间过去石盘上方的指示

    条还是没有反应。

    按照那简易测灵石附带的竹片上的说明:如果一分时间过去测灵石还是没有

    反应,那被测试者就是不具有仙缘灵根了。

    「唉,早该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我怎么会干这种傻事?还浪费了两块下品灵

    石专门为这呆子买这么一个简易测灵石?这可是我一个月的宗门俸禄啊!后悔死

    我了」。寿儿在那里后悔地顿足捶胸。

    「师父,师父,你看这石盘上面怎么亮起来了?真是神奇啊」。就在寿儿低

    头暗自责怪自己时就听到石娃好奇的声音。

    寿儿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那简易测灵石盘上方的指示条亮起了青灰色光芒,

    虽有些晦暗不明,可的的确确是亮了。

    寿儿赶紧低头去查看竹片说明:青灰色光芒——风属性异灵根。

    「风属性异灵根?老天啊!这……怪不得这石娃嗅觉如此灵敏,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寿儿不敢置信惊呆在了当场。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淫途亦修仙》,方便以后阅读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四十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淫途亦修仙【淫途亦修仙】(第四十章)并对淫途亦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