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生

【翡翠人生】(1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忘穿流年 本章:【翡翠人生】(12)

    2018/3/11。

    【翡翠人生】第十二章 玫瑰爱人。

    曾经Jason问过我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女人最美丽。

    我当时回答他: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而Jason对于我这样的回答是一

    句标准的美腔:FUCK。

    当时的我正和兮兮处在热恋当中,用这般话回答Jason,颇有嘲讽他单

    身的意思,不过Jason虽然单身,可不是像现在所说的那种「单身狗」,相

    反的,Jason身边从来都不缺少漂亮的姑娘,曾经风流倜傥的他早就体验了

    床上快事,据他自吹实战经验一流。之前一直都是他嘲笑我不跟他一起「潇洒」,

    而当我和洛兮在一起后,他便成了我的嘲弄对象。

    Jason交往过的姑娘虽然没有三位数,但至少也接近了,其中大多数姑

    娘都和他一样,就是所谓的「肉食动物」。一旦呆久了,腻了,无论谁提出分手,

    双方都好聚好散,大家都还是朋友,甚至还能接着保持「伴侣」关系。偶尔也有

    真的喜欢Jason的,甚至可以为了Jason「献身」,但一旦碰到这样的

    女孩子,Jason反倒会停止和她们的交往,更不会和她们进行「深入」的交

    流。用Jason他自己的话来说,当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你之后,她就会把她

    的一些东西交给了你,但是缺少了这些东西的女人,就不是完整的女人了,他不

    喜欢这样的女人,因为没味道。

    Jason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正躺在床上,他嘴里抽着一根烟,烟雾弥漫

    在他的脸上,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我知道这句话并不是Jason的本意,所

    以我也没有去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句话。

    抛开Jason的个人情感经历不谈,对于他的这句话,我还是非常认同的,

    当然只是在字面上的认同,并且我认为这句话应该这么说:当一个女孩子真的喜

    欢你之后,她就会把她的一些东西交给了你,但是缺少了这些东西的女人,就不

    适合做情人了。

    什么样的女人适合做情人呢,我想Jason已经用多次的拍拖经历告诉我

    了,他曾经交往的那些女孩子,无一不是热情开放,充满魅力的年轻姑娘。当然,

    他们都是单身青年,在一起也是称呼为男女朋友,虽然事实上我觉得他们之间应

    该叫情人更为合适。

    对于Jason的这句话,我还有一个疑问:当一个女人嫁给你之后,她就

    会把她的一些东西交给了你,但是缺少了这些东西的女人,适合做别人的情人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问什么样的女人会让男人着迷?答案就是像玫瑰

    一般的女人。

    「情人的魅力就像刚摘下的玫瑰,就算被她的刺扎到,你依旧会感到兴奋无

    比!」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我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我想这句话能从侧面回答上

    面的问题吧。

    当你们步入婚姻的大门时,就像在婚礼仪式上交换戒指那样,你的爱人和你

    会把那份珍贵的爱交给对方,然而当你们互相为对方戴上戒指时,也同时为对方

    戴上了一个象征着爱的箍环,它如戒指般珍贵美丽,却又紧紧扣住你和她的身体,

    它既守护着你们的爱,却又锁住了你们身体中的禁忌。

    正如同没有刺的玫瑰谈不上有十足的魅力,被锁住禁忌的女人也不会让男人

    着迷。我不希望爱人之间的这种给予会带给对方剪去自己身上刺的压力,相反,

    我希望我的挚爱的女人不会因为爱人之间的黏度而压抑自己,我希望我爱的女人

    是一朵带刺的充满无限魅力的玫瑰,一朵愿意缠上其他枝条的妖娆花儿。

    我最心爱的女人,我的妻子,兮兮,他手上戴着我在婚礼上亲手为她戴上的

    戒指,但我知道她早已把这枚戒指烙印在她的心里,所以我愿意让她脱下手上的

    箍环,自由地释放出枝条上的嫩刺,在其他的枝条上绽放,做一个有着无限魅力

    的女人。

    很显然,当一个女人嫁给你之后,她依然可以找回她作为女人的东西,依然

    可以在情人的怀中,尽情地做一个性福的女人。

    回想兮兮在西南那座美丽城市夜晚的「第一次」,那一晚兮兮真的就像一位

    同男朋友第一次做爱的处女。和所有女孩子的初夜一般,兮兮的「初夜」也是紧

    张中带着些许害怕,兴奋中带着些许羞涩。当兮兮将自己玉腿之间的小蜜门向着

    身上的男人敞开时,我想所有经历过类似的那一刻的女孩子们都会彻底难忘那种

    感觉,那种被一种陌生的,温暖甚至是滚烫的异物侵入的怪异感觉。只不过没有

    经历过甘霖滋润的女孩子们在那一刻往往会伴随着微微的疼痛,而兮兮呢,她在

    那一刻感受的是什么呢?当Allen雄起的权杖叩开兮兮的花门时,兮兮是什

    么样的感觉呢?。

    那一晚,在我们的房间里,当Allen将早已动情的兮兮熟练地抱上那张

    大床时,兮兮只感觉到那张粘着自己下身的内裤正飞快地向着自己的脚跟向上滑

    去,还没等兮兮用手抓住那最后的羞涩时,一根火热的肉棒就已经顶入了兮兮的

    蜜穴口,然后径直钻向了兮兮的花心。

    「痛!」和所有处女的第一次般,兮兮竟然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可是……

    可是自己那灼热之地传来的,明明就是舒服的感觉啊,那一丝丝微微的痛觉,是

    怎么回事呢?那真的是痛觉吗?还是那只是兮兮潜意识中的那股抵抗情绪的蒸发

    呢?。

    如同所有的处女在初夜中都会或多或少地抵抗下他的男朋友,兮兮也是那样,

    不过很快,在兮兮的香舌开始吮吸着来自Allen的口中的津液时,兮兮身体

    中那股抵抗情绪就蒸发了,或者说它升华了,成了那托起兮兮灵魂升上高处的潮

    云。

    很久之后,在和兮兮的交谈中,兮兮告诉我她的「第一次」其实是非常享受

    的,Allen是个床事的好手,很懂如何给予女人性福,只不过那一晚兮兮的

    心情在紧张和羞涩中,还带着一丝丝负罪感,因此兮兮虽然身体在享受着All

    en的爱抚,但内心却并没有完全放开,也因此没有完全投入到游戏中去。

    有了这第一次的特别体验后,我和兮兮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在之后的生活中,

    我们也增添了许多乐趣。比如偶尔我会让兮兮穿上那晚她穿的小西服和短裙装,

    然后抱着她在沙发上温故下那晚的剧情,又或者在床上的时候,我会以Alle

    n的身份挑逗下兮兮,不过每到这时,兮兮都会笑的花枝乱颤,哦不,是花心乱

    颤,兮兮一边笑着说我的「演技」太差,一边在不知是我还是Allen的奉献

    下溺出了热潮。

    既然我和兮兮已经手把手握住那盏冒险的绿灯,那么这场幽暗森林中的大冒

    险当然会继续进行下去。不过我并不着急,我想让这个过程进行的自然一些。在

    之后的日子中,我和兮兮之间也多了一些打情骂俏的内容。比如在兮兮梳妆打扮

    的时候,我会在她身边乐呵的说她打扮的这么漂亮,是出去会情人啊,一开始,

    兮兮只是冲着我「发威」。不过有一次当我又和兮兮打情骂俏的时候,兮兮却调

    皮的一笑,然后挑出一只深红色的唇膏在自己的嘴唇上重重地抹了一抹。我依旧

    记得那时候的情景:兮兮抿着艳红的嘴唇,然后半眼迷离的对着我说「老公,你

    说他会喜欢我的唇色吗?」。

    「喜欢……」我用一场绵长的湿吻回答了兮兮的问题,或者说,兮兮口中的

    「他」用他那窒息式的舌吻给了兮兮最热烈的鼓励。

    「老公,要是兮兮看上了哪个帅哥,老公可要帮我哦!」某一天我们在床上

    做着事前的嬉戏的时候,兮兮笑嘻嘻地勾着我的脖子这样说。

    听了这句话,我顺势将兮兮压在了身下,然后问她:「老公帮你什么啊?」。

    「帮我吃了他,嘻嘻……」兮兮说着抿了抿嘴唇,做出了一个影视剧中妖精

    吃人般的妖艳表情。

    「哪兮兮要老公帮你吃他的什么啊?」我坏笑着看着兮兮,然后开始让兮兮

    那不安分的暖流开始变的更加灼热起来。

    「老公……你怀……嗯……」当兮兮在我的挑逗下越来越渴望我的入侵时,

    我依旧挺着早已无比坚硬的热棍,在兮兮的湿漉漉的暖穴口打着游击。

    「兮兮要老公帮你吃他的什么呢?」我让兮兮的秀腿跨在我的肩上,然后用

    两只手分别压着兮兮分开的双手,我充满诱惑地问着在我身下受罚的兮兮,让她

    吐露出她内心压抑的秘密。

    兮兮动了动手,示意让我松开她的双手,看来她要老实交代了。果然,兮兮

    开始用手紧紧搂着我的脖子,然后将嘴唇凑到了我的耳边,轻轻地对我说:「我

    想让老公帮兮兮吃他的……」。

    在最后,我没有听清楚兮兮说的是什么,我只是听到了兮兮那声销魂入髓呻

    吟,在伴随着我热棍的对她的鞭挞开始将兮兮托上了云端。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大半年的时间已经快过去了,在这段日子中,我的事业

    依旧搭着新行业的东风一路前行,这些年我的账户上也积累了一笔很可观的资金,

    本着改善居住条件的愿景,我和兮兮决定买一套大房子住。

    就是在挑选合适房子的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小贾,这位在某房产中介上班的

    年轻人。这位刚从事房产中介行业的新人。

    众所周知,房产中介的水一向很深,不过我并没有贬低他们的意思,因为每

    一种行业的水都很深,只是你没涉及过罢了。一般来说,除非你的确实是有意向

    去买房子,他们才会向你透露真实的信息,当然,在你签了意向合同前,它们是

    绝对不会告诉你房主的信息的。这也很好理解,中介就是靠佣金吃饭的,假如我

    直接找到卖家交易,绕过中介,那么他们前面就等于白忙活了。

    只不过中国人都太刁,老是觉得中介收费太贵,心想他们就打几个电话,带

    看下房子,就能从我头上赚那么多钱。然而没有中介,他们又不放心,所以他们

    是既抱怨又不得不过中介这道程序。

    对于这点,我倒是觉得凡事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如今买卖房子都基本经过中

    介的手,它自然有它存在的必要。就像我们找到我们心仪的那幢别墅,如果没有

    小贾这一行业进行信息统筹,就凭你个人的精力,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完成。他

    们帮你节省了时间和精力,自然便有让你掏钱的理由。

    因为也不是急着买房,所以我和兮兮也就把看房当做散步了,有时候晚上出

    去吃饭,回来的路上路过某个小区,觉得不错,这时我就打电话给小贾,向他询

    问有没有房源,有合适又可以看房的话我就会让小贾过来带我们看房。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当我们在车里等小贾过来时,我便会和兮兮在车里

    做一些「小动作」。有时候当我和兮兮的小动作正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小贾电

    瓶车的灯光正好打在了我们的车窗玻璃上,这时候我们便会急慌慌地停下我们的

    小动作,然后带着剧烈的心跳迅速地摆平一切,下车和小贾装作若无其事地打招

    呼。

    我承认那种做贼般的感觉很是刺激,尤其是当兮兮带着略凌乱的衣着和满脸

    的俏红下车和小贾打招呼时,那种生怕被小贾发现的紧张感是一种另类的刺激,

    就如同小时候做错事怕被老师发现一般,一种在剧烈的慌张下强烈地暗示自己要

    镇定下来的特殊压抑,如果你可以去享受那种特殊的紧张压抑感,那么这就是一

    种另类的高潮。

    在挑选房子的过程中,我和兮兮似乎找到了一个新的游戏,一个十分有趣而

    且紧张刺激的小游戏。那些日子,我和兮兮出去吃饭的次数明显多了许多。在出

    去吃饭前,兮兮一般都会稍微打扮一下,而在那些时日里,我都会建议兮兮认真

    地打扮一下。

    长丝袜,高跟鞋,我们把这些致命的道具也带入了这个小游戏。每次在餐厅

    吃饭的过程索然无味,除了偶尔有几位偷瞄兮兮的食客能让我和兮兮逗上几句外,

    我们往往匆匆吃完饭,然后像是有预谋般地开到离小贾不近不远的地方。我停下

    车,打一通电话,然后开始和兮兮缠绵。等到小贾来到打断我们的车震时,那种

    强烈的欲望压抑会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在我们的车内或者家里再次喷发。

    有一次,当我和兮兮在车内剧烈的活塞运动终于熄火时,我搂着趴在我怀里

    娇喘连连的兮兮说:「宝贝,今天你一下车的时候,我看到小贾的裤子鼓起来喽。」

    「哼,谁让你让我穿成这样,还喷那么诱惑的香水,我都感觉我是个夜店女

    了!」兮兮一边趴在我的胸口一边喘着气说。

    「嘻嘻,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嘛!」我摸着兮兮腿上剩下的丝袜,然后将兮兮

    散落在座位边上的白色高跟鞋放回座位下。

    「讨厌,人家一直都很尴尬的啦!」兮兮说着从我的身上坐起来,然后开始

    脱掉被我撕破的黑色丝袜。

    「哪里,我看兮兮明明很享受那种被人偷偷瞄一眼的感觉嘛。」我一边看着

    兮兮在车内开始穿衣整理,补妆打扮,一边继续打趣的对兮兮说:「兮兮还故意

    站姿势给小贾看呢,别以为老公没发现哦」。

    「人家才没有呢」。

    「这是应该的嘛,兮兮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在过道里走的那几步真的要把

    老公美死了」。

    「真哒,那为什么不拍下来」。

    「老公当时和小贾一样,眼睛里都只剩下兮兮了哎」。

    「哼,讨厌」。

    结束了打情骂俏,我们便驾车回家,在路上我和兮兮打趣的说小贾今晚一定

    会梦到你,兮兮当时得意的说了一句:不梦到我才怪呢。而那一晚小贾到底有没

    有梦到兮兮我不知道,但是我倒是在梦里梦到兮兮了。

    那个梦很迷糊,想不起来太多,我只记得在梦里我正抱着兮兮在我们的车里

    重复着七八个小时前的车震。在梦里,我表现得比现实中更威猛,兮兮在我的进

    攻下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当兮兮高潮的一刹那,我看向了车子里的反光镜。奇怪

    的是,我从反光镜中看到抱着兮兮的那个男人不是我,而是小贾。

    睡醒后,我抱着兮兮说起了这个梦,兮兮则躲在了被子下面说着讨厌。我顺

    势也钻到了被子的下面,在黑不溜秋的被窝中,吻着兮兮问她。

    「宝贝,如果老公说想送你一份礼物,兮兮会喜欢吗?」我说的很含蓄,但

    兮兮知道我的礼物是什么。

    兮兮没有回答,只是在被子下面疯狂地回应着我的热吻。

    「如果兮兮不喜欢,觉得这个礼物不好,那我们就不要他好么」。

    我说的已经很直白,但兮兮还是没回答我,我于是不再继续问,转而专心地

    吻她。不知道在黑暗中吻了兮兮多久,只知道最后我们都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

    们不约而同地一起揭开了被子。

    离开了黑暗的被窝,在明亮的阳光下,我细细抚摸着我的爱人,我轻轻地划

    过她的脸颊,温柔滴对他说:「糖果已经可以享用喽,小馋猫想吃吗?」。

    兮兮没有说话,她爬上了我的身子,抚弄风姿过后,兮兮拿出一个TT在我

    耳边微微的说着:「老公,兮兮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

    两个多月之后,通过小贾的帮助,我们终于买下了现在居住的别墅。期间我

    们经常请小贾吃饭,当然这是有目的性的。只不过小贾认为这是因为他能帮我们

    省下一大笔钱,而我只是单纯地想要给他一次机会,一次在我家里,和我的爱人

    享受爱欲的机会。

    在交房的过程中,小贾说真羡慕我们这些能住别墅的人。我则对他说不用羡

    慕,你也可以拥有这些。

    小贾笑笑说我是和他开玩笑,但我没有逗他。他以为我开玩笑,是因为他没

    有注意到,在我说你也可以拥有这些的时候,我同时用手搂住了身边的兮兮,而

    兮兮则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满脸羞红的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姑娘。


如果您喜欢,请把《翡翠人生》,方便以后阅读翡翠人生【翡翠人生】(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翡翠人生【翡翠人生】(12)并对翡翠人生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