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绿我心

【娇妻绿我心】(0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炎十四 本章:【娇妻绿我心】(05)

    (五)。

    研讨会的顺利进行,对我这个游戏设计界的新人来说收获颇丰,无论是设计

    理念还是创新意识,在场的各位业内前辈都让我大开眼界,内心之中除了佩服之

    外,就只剩下努力向他们学习的念头了。

    在如饥似渴的学习氛围中,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个周的时间就快要过

    去了,在这期间,我除了每天认真的向各位前辈讨教学习之外,还有幸结识了几

    位新朋友,其中印象最深,也是和我关系走的最近的两个人,当属黄生和李珊珊

    了。

    黄李两人是同事关系,而且还是Q市的,也就是之前余江所在的那个城市,

    临近Y市,所以这可能也是我会和他们两人走的比较近的原因,毕竟都是同省的

    老乡,在这个陌生的异地城市里多少会有一些亲切感。

    除此之外,在这段时间里我也一直没有忘了关注婉儿那边的情况,尤其是前

    两天的周末,余江和婉儿都不用去上班,于是我特地嘱咐子鹏也一定要待在家里,

    帮我好好盯着余江的一举一动。

    好在最后,我从子鹏那里得到的消息还算不错,余江在那两天的休息日里几

    乎一直都待在医院陪他父母,偶尔在白天的时候回来休息也是趁着他母亲没有回

    来,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去到婉儿的房间,而一旦到了晚上他就会再去

    医院换他母亲回来,丝毫没有对婉儿有越轨的行为。

    余江这样的表现,使我在心里对他的防备又放下了不少,甚至有时候我都会

    忍不住想,会不会我做的有点太小人了,说不定人家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些有

    的没的,一心都在他受伤的父亲身上呢?。

    说到余江父亲的情况,听说恢复的还算可以,只不过短期内还出不了院,也

    离不开人照顾,所以余江的母亲也就一直没有回去县城老家,这段时间一直都住

    在我们的合租房里,也就是余江的房间,只不过在余江母亲的心里还以为那是我

    这个出差的单身狗的房间。

    这天中午,结束了最后半天的会议,我正在酒店房间里收拾行李,因为机票

    是下午五点钟的,而现在才不过中午十二点,所以时间还很充裕,我也不怎么着

    急。

    刚收拾好行李,房间的门铃就被人从外面按响了,我一时有点好奇,在这里

    我又不认识什么人,会是谁来找我呢?难道是大会举办方订购的房间只到今天中

    午十二点,所以是酒店来人催我退房了?。

    心中略带疑惑的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一道熟悉的健壮身影随即出现在我眼

    前,原来正是我在这次研讨会上认识的新朋友,黄生。

    「原来是你啊黄哥,我还以为是酒店服务生来催我退房了呢」。

    因为黄生比我大几岁,也算得上是来参加过好几次研讨会的老人了,所以这

    段日子里我一直喊他哥。

    「哈哈,说啥呢阿川,房间到明天中午才会退呢,我过来是想问问你,如果

    你这会儿不急着走的话,要不要我们一起出去喝两杯?」黄哥爽朗的笑着,健壮

    的身材不禁让我有些羡慕。

    「喝酒吗?可是我不怎么能喝啊黄哥,要不还是算了,我再休息几个小时就

    准备走了」。

    因为我对喝酒并不怎么感兴趣,尤其还是和不太熟悉的朋友,所以我也就没

    打算去,也没问黄哥是否还有其他什么人,可是黄哥却好像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

    放过我。

    「哎呀,不能喝就少喝一点儿,难得我们这么有缘在这里认识了,等到下一

    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所以你就别扫兴了阿川,快跟我一起去吧」。

    「可是……」我还是有些犹豫。

    「哎呀你就别可是了,反正你还有几个小时时间呢不是,肯定误不了你回去,

    快点,跟我走吧」。说话间,黄哥已经在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了。

    「等一下,你别急啊黄哥,那我想问一下,就咱们两个人吗?还是……」。

    「当然不是了,还有你珊姐,咱们三个,所以你就别担心了,没人会灌你酒

    的」。

    「这样啊……」。

    原来就只是黄哥和珊姐两个人吗?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和他们两人的关系

    还算不错,而且珊姐还是个女人,所以就像黄哥刚刚所说的那样,我们应该也喝

    不了太多吧。

    「好吧,那既然这样,我就陪黄哥你和珊姐喝一点儿,不过先说好了,我真

    的就只能喝一点儿啊」。

    「哈哈,好好好,放心放心,不会让你喝多了的,走吧,你珊姐那边应该都

    已经准备好了」。

    眼看推辞不掉,我只能是答应了黄哥的邀请,好在就只有黄哥和珊姐两个人

    而已,到时候应该也不至于喝的不省人事吧。

    几分钟后,我一路跟着黄哥走过来,最后居然在珊姐的房间门前停下了脚步,

    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紧接着黄哥还掏出了一张房卡,似乎是准备开门进去。

    「黄哥,你刚刚不是说珊姐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吗,怎么现在又带我来这里

    了?」。

    「哈哈,傻小子,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珊姐是在外面等我们了?」说话间,黄

    哥已经刷完房卡,房门应声而开。

    「那黄哥你的意思是……」。

    「呵呵,快进去吧,我们就在你珊姐的房间里喝,不去外面」。

    什么?在珊姐的房间里喝?这合适吗?。

    还没等我开口再说些什么,黄哥已经推开房门,嘴里喊着珊姐的名字,踏步

    走了进去,站在门外的我稍作犹豫,只好无奈的也跟了进去。

    「珊珊,我们来了」。

    「哎呀你们可算来了,再不来的话我可都快要睡着了」。

    我刚走进房间,犹豫着关上了身后的房门,回过头就听到珊姐的声音,与此

    同时,一道红色的身影随即出现在我和黄哥的眼前,让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不同于往日的黑色职业装,此刻的珊姐身上只穿了一件红黑相间的长身睡袍,

    把她本就妩媚性感的身姿凸显的更加明显,系在腰间的红色腰带,勾勒出纤细的

    腰肢和丰满的双臀,完全就是一副风情万种的迷人美态。

    在我愣神的时候,我身前的黄哥已经和珊姐打过招呼,很是自然的和珊姐擦

    肩而过,走进去坐在了阳台上的一张椅子上,椅子前的小圆桌上已经摆放了好几

    瓶洋酒和一些小吃。

    看到黄哥的举动,我瞬间回过神来,赶紧收回在珊姐身上肆意游走的目光,

    略微有些尴尬的和珊姐打了个招呼,珊姐随和的应了一声,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刚

    刚的窘态,随后招呼着我也来到阳台上一起坐下。

    虽说我的嘴上一直喊着珊姐,可实际上就像黄哥一样,李珊珊的年纪也并没

    有多大,只不过是比我大了几岁而已,也就是差不多二十五六左右,之所以我会

    喊她珊姐,主要还是因为我们之间尚不是太过熟悉的敬语。

    另外,珊姐的美和婉儿不同,比起婉儿的外冷内热,在外人面前的冷若冰霜,

    珊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成熟性感的味道,说的再过分些,

    就是有一点妖艳。

    当我和珊姐在圆桌前坐下的时候,黄哥已经打开了桌子上的一瓶洋酒,也没

    有对我们说什么,很快就倒满了我们面前的杯子。

    看到这一幕,我原本想要阻止黄哥,可是一想到刚刚我都已经答应了黄哥要

    过来陪他们喝两杯了,这总不能一杯酒还没下肚就说不喝了吧?而且这个时候珊

    姐也和我闲聊起来,于是我也就没有去阻止黄哥。

    由于我们三个都是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而且又是同行,所以就像是这一个周

    以来的其他时间一样,很快我们三人就聊的火热起来,从工作聊到生活,又从生

    活聊回到工作,我也一时放下了原本在心中的顾虑,还算尽兴的和两人肆意闲聊

    着。

    十几分钟后,已经两杯酒下肚的我没再怎么拿起酒杯,更多的是和黄哥还有

    珊姐聊天,毕竟我可不想一会儿喝多了误了回去的飞机。

    「对了阿川,我记得之前好像听你说起过,你有一个谈了很多年的女朋友是

    吗?」。

    「是啊珊姐,我女朋友叫林婉儿,我和她是从高三那一年开始谈对象的,到

    现在已经谈了差不多四年了」。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珊姐突然把话题说到了我有女朋友的问题上。

    「呵呵,都谈了四年了吗?真好,记得我和你黄哥谈……」珊姐似乎是下意

    识的开口,话说到一半却又赶紧停下了,好像是突然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

    「嗯?什么意思珊姐,你和黄哥谈过对象?」。

    听到珊姐没有说完的话,我的心里稍稍一惊,随后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难道珊姐和黄哥两人其实是情侣关系?。

    我的目光在珊姐和黄哥两人的脸上观察着,除了珊姐在最开始有一丝略微尴

    尬的表情,黄哥的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我和珊姐口中提到

    了他的名字。

    「哎,别听你珊姐胡说,阿川,我倒是想和她谈对象,可惜人家根本瞧不上

    我啊,哈哈」。

    「呵呵,怎么会呢黄哥,我看你和珊姐其实还挺合适的,既是同事又是朋友,

    而且郎才女貌的……」。

    我的心里越想越觉的不对劲儿,回想这一个周以来珊姐和黄哥之间的种种行

    为举止,难不成他们两人真的是情侣?。

    「去,阿川你瞎说什么呢,我和他才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呢,呵呵,刚才我只

    是一时口误,说错话了,其实我是想说,我和你黄哥之前一起上学的那会儿,就

    因为他总是围在我身边转悠,害的我都没有其他男生敢来追求了」。

    「啊?珊姐你和黄哥以前还是同学啊?」。

    「对啊,所以你是不是又想说,我和他还真是有缘啊?呵呵,我也不知道自

    己到底是倒了什么霉了,居然会遇到他这么个家伙」。

    听到珊姐和黄哥不仅是同事关系,以前居然还是同学,我不禁又感到了一丝

    惊讶,要真这么说起来,他们两人还真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吧?。

    「嘿嘿,你当然是倒了好霉了,不然上哪能找到我这么一个免费的护花使者

    啊,哈哈哈」。黄哥的脸上一阵坏笑,引来珊姐的一顿白眼。

    经过两人之间的几句玩笑,刚刚珊姐的那句「口误」也就这么过去了,大家

    都没有再去提起,可是我的心里却总有一种感觉,珊姐的那句话应该不是口误,

    很可能就是无意间说出了实情!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两人又是为什么要对

    外人隐瞒彼此之间的关系呢?。

    随着这段小插曲的结束,我们三人间的话题也已经聊到了其他问题上,不知

    不觉间我也在珊姐的劝说下又喝了几杯,在这期间,珊姐还向我索要婉儿的照片

    看了看,之后一个劲儿的夸赞婉儿长的漂亮,说我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真是

    有福气,一定要好好珍惜,黄哥在一旁不断跟着点头附和。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在我的印象里差不多应该快有一个小时了吧,正当我

    喝完黄哥给我倒的最后一杯酒,又过了没多久,准备起身告辞离开的时候,我的

    眼前突然一阵眩晕。

    搞什么,我明明已经尽量控制着没敢多喝,怎么还会感到头晕呢?难道这些

    洋酒的后劲儿这么大吗,居然这么几杯就能把我给放倒了?。

    在我摇晃着身子没有站稳的时候,坐在我身旁的黄哥赶紧起身扶住我,这才

    使我没有摔倒在地,一屁股重新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怎么了阿川,喝多了吗?」黄哥关切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而我却已经

    头晕到说不上话来,只能冲着他摆了摆手。

    「是不是这酒的后劲儿有点太大了呀,黄生,我也觉的头好像有点晕呢」。

    珊姐的声音也在我的耳边响起。

    「应该是吧,要不我先扶阿川去你的床上休息会儿吧,珊珊,我看他一时半

    会儿应该是走不了了」。

    听到黄哥的话,我立即想要张口拒绝他的好意,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任凭

    我怎么努力,嘴里就是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与此同时,我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似

    乎也越来越小,眼前的意识也渐渐变的模糊起来……。

    不知道接下来黄哥他们到底是怎么安排我的,也不知道时间又过去了多久,

    当我在一阵阵被压迫着的晃动中再次有了些许模糊的意识时,我好像又听到了黄

    哥和珊姐的声音。

    与此同时,我似乎模糊的看到在我的胯间坐着一个赤身裸体的性感美女,她

    正在……正在和我做爱!?。

    「嗯……老公,阿川的家伙好小哦,这一次你可真是看走眼了,嗯……」。

    珊姐说话的时候,坐在我胯间的那个女人正在用力的上下晃动着身子,温暖

    湿润的肉穴紧紧吸纳着我的肉棒,仿佛是要把我身体里的精液全给吸干似的。

    「呵呵,这小子的尺寸,确实让我有点意外,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只要是

    男人的肉棒你都喜欢,对吧老婆?」。

    「嗯……讨厌,干嘛只说我呀,你还不是一样也喜欢其他女人的下面……嗯

    ……」。

    什么?为什么珊姐和黄哥两人在以夫妻相称啊,所以说他们俩果真就是情侣

    甚至是夫妻关系吗?而且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此刻正在我身上扭

    动腰肢的这个女人是谁,就是珊姐。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珊姐会当着黄哥的面和我做爱,而且听他们话里的意

    思,似乎珊姐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其他男人这样做了,还有黄哥,貌似他也不是只

    有珊姐一个女人。

    大力的晃动中,我的意识并没有就此彻底清醒,反而在强烈的震惊和刺激下,

    意识重新变的模糊起来,最后一歪脑袋,再次睡了过去……。

    可恶,头好痛,刚刚我听到的那几句对话,是真的吗?还是我在做梦?我现

    在这又是在哪里啊?。

    当我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仍然感到头痛不已,时间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

    了,只是透过阳台上的窗户,我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等等!我这是……。

    我居然赤身裸体的躺在珊姐房间的床上!所以说,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难道都

    是真的吗!?。

    肉棒上传来的感觉……妈的!确实不是梦,我好像刚射过精,这个感觉不会

    错的。

    紧张不安中,我却一直没有看到黄哥和珊姐的身影,他们俩去哪儿了?。

    环顾四周,最后我终于还是决定先穿上衣服再说,而当我穿上衣服下床之后,

    正好看到床边的垃圾桶里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看来那应该就是我用过的吧,只是我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珊姐和黄哥

    会这么做呢?包括我的酒醉,恐怕也是因为他们在酒里给我下药了吧。

    在房间里简单的寻找过后,我仍然没有发现黄哥和珊姐的身影,而且从房间

    里的情况来看,我猜想他们很可能是已经离开了。

    渐渐恢复了冷静的我,最终没有继续留在这个是非之地,因为我突然意识到

    了另外一个问题。

    现在已经是五点多了!我他妈果然还是耽误了返程的飞机。

    暂且放下心中的疑虑,我匆匆忙忙离开了酒店,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我这才

    发现手机上有珊姐给我发来的一条未读短信。

    「抱歉哦阿川,估计你醒来后肯定会意识到什么吧?嘿嘿,还请你不要生气,

    主要是因为我心里对你有所好感,所以才会让你黄哥帮我,和你有了一次同床之

    欢,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纠缠你,也不会再打扰你,如若以后还有缘分,

    我们应该才会再见吧?拜拜~」。

    呵呵,对我有所好感?恐怕珊姐你还不知道我在中途已经有所清醒,听到你

    和黄哥的对话了吧?这样的解释如今根本骗不了我。

    可是,既然珊姐和黄哥两人是情侣,那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要隐瞒所有人呢?

    而且还做出这么荒唐的事,难道说,他们对待性的观念,就是这么开放吗?。

    不解与忧虑中,我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慢慢落下去的太阳,赶往此刻早

    已误了航班的机场,心情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妻绿我心》,方便以后阅读娇妻绿我心【娇妻绿我心】(0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妻绿我心【娇妻绿我心】(05)并对娇妻绿我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