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里的罂粟花

风雨裡的罂粟花 【第一章(7)】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小强 本章:风雨裡的罂粟花 【第一章(7)】

    作者:銀鉤鐵畫。

    字数:9120。

    第一章(7)。

    人体的毛发其实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首先,剪或者挂掉的次数越多,长

    出来且变长的速度就会越快;其次,无论是头发、鬍子、腋毛、腿毛,还是阴毛,

    新长出来的一茬永远要比旧的一茬硬很多。

    所以我其实并不喜欢刮阴毛。对於这件事情,我心理上并不排斥,但是从感

    官上我一直觉得有点难受。

    我之前也没少刮过,几乎都是为了性爱。第一次刮是刚进入警校,认识我那

    帮狐朋狗友,跟这帮乱男婬女在酒店玩蒙眼配对的时候刮的,为了不让那些眼睛

    被蒙住的女孩子通过男生的阴毛猜出来那根肉棒的主人是谁,当场我们四个男生

    都用酒店提供的一次性刮鬍刀拔毛都刮了——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乱交,而且总

    共也没多少性经验,所以心里异常兴奋,再加上第一次刮毛比较不熟练,因此还

    给自己划破了点皮出了血;再后来就是为了情趣,或者给自己和对方身上抹精油

    的时候刮掉的。

    唯一一次不是为了性爱的刮毛,是某年暑假期去外地实习,期间为了给自己

    偷着赚点零花钱,在外地的一家中型医院当了让临床实习护士们练习给男生刮毛

    和取精液採样当的志愿者——结果万万没想到,那天稍晚些时候,我就稀里糊涂

    地在病床上还和那名一直握着我的老二做练习的实习护士肏到一起去了;后来被

    离婚已久、性苦闷已久的女护士长抓了包,演变成了3P……当然,这是另外一

    个故事了。

    刮掉以后其实很舒服,但就是刚长出来的时候难受的很,当阴毛刚长出来的

    时候连紮带痒,让我每每都忍不住想去挠;挠破了以后还容易感染细菌,所以越

    挠越痒——最后只能用红黴素软膏和茶树薄荷油来缓解,也因此这两种东西属於

    我常年必备的随身品。

    有过这么多次的不快感受,我自己也对刮阴毛这种事情有些反感,我也不强

    求每次要一起跟我上床做爱的女孩子刮她自己的,除非她下面的毛发长得令人发

    指,那样的话我会要求她修剪一下。

    但今天为了妹妹,为了妹妹第一次正式的口交能有一个完美而舒服的体验,

    我这个当哥哥的豁出去了。

    ——一个男生在跟妹妹进行半乱伦或者准乱伦性质行为的时候,违背道德居

    然跟责任感联立在一起,这种事总感觉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

    我走进了卫生间,此时的妹妹早已脱光光,正一边戴着浴帽舒服地泡在浴缸

    里,一边放着她的手机听着韩流歌曲。浴帘大开着,浴缸里有泡沫溢出,妹妹白

    皙而光滑的肌肤上也蒙着一层泡沫和水光,宛如出水芙蓉;她每次洗澡都不喜欢

    开换气扇,所以此时的卫生间里带着朦胧而芬芳的蒸汽,她看见我走进卫生间以

    后,睁着一双大眼睛俏皮地看着我。毫不夸张地讲,在这一刻,看着这样全身赤

    裸的可爱的妹妹,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对於从小到大我都在欺负她的歉意。

    我反手将卫生间的门关上,锁好。紧接着脱掉了身上的衣物,放在洗手池旁

    的架子上,故意跟美茵的衣物混在一起,接着一屁股坐在了马桶盖上。说实话,

    我这个人算是男生里比较讲卫生的了,甚至可以说是有洁癖;可即使这样,美茵

    从小不喜欢我的衣服跟她的衣服混着放,这可能是因为从小父亲和夏雪平对她的

    教育,经常告诉她「虽然哥哥跟你是一家人,但是男女有别」这样的话所致。这

    不,当她看到我把内裤里面贴到她的胸罩上面的时候,她还是不免对我冷眼努嘴。

    「怎么,何美茵?不愿意啊?你跟我都已经坦诚相对了,衣服混一起怎么就

    不行了?」。

    「我不喜欢……」美茵咬着牙,脸上露出不快的表情。

    「我的衣服可都是乾净的。再说了,我也想让我身上的味道跟美茵身上的味

    道融合到一起不是?哥哥很希望能够常常可以闻到美茵的味道啊?」。我都佩服我

    自己——也不知道我是从哪想出的这么烂俗的情话,拿来哄我这个妹妹。

    「哼!何秋岩,你身上一股汗味,谁想要你的味道?……我身上的味道可是

    香香的」。

    「对对对,哥哥的身上一股臭汗味,妹妹的身上都是香香的!嘴巴也香,奶

    也香,脚丫也香,小穴和屁眼也都是香香的」。我故意逗她。

    「哎呀!讨厌啦」。我这一系列的话,还真给她逗笑了。她不好意思地耸了

    耸肩,然后又趴到了浴缸旁边,看着我的身体,然后对我说道:「哥,你赶快进

    来跟我一起洗嘛」。

    她那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往我双腿中间盯,我都知道她此刻她在期待什么!

    「小馋猫!这么着急吃火腿肠?」。我说道,然后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立刻变得

    红扑扑的。我接着说道:「着什么急?稍等一会儿……待会儿,哥哥告诉你怎么

    做你就怎么做,知道了么?」。

    美茵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赶紧拿出自己准备的指甲钳套装,从里面拿出那只迷你剪刀,又回身从洗

    手池旁抽出两张纸巾,一张放在手边,一张垫在睾丸下面;然后拽着自己的「小

    伙计」旁边的毛发,仔仔细细地剪着,然后把手中捏住的毛发放在手边纸巾上面;

    等剪掉了大部分的毛发以后,我又打开剃须啫喱,把泡沫涂抹在自己的「小伙计

    周围」,接着用刮鬍刀片轻轻地挂掉了上面剩下的毛刺。生殖器旁细腻而坚实的

    身躯,顿时展现在我自己和妹妹美茵的眼前。

    「……哥,果然……看起来更大了」。美茵看着我的阴茎,痴痴地说道。的

    确,刮过毛以后,阴茎会给他人更直接的感官冲击。因为在浴缸和水汽中若隐若

    现的美茵的胴体,再加上等一下就要对她,我自己的亲妹妹,进行口交方面的言

    传身教,在这双重刺激下,我的肉棒此时已经处於半勃起的状态。

    而此时我刮完毛后的身躯,再加上我这个哥哥的身份,又何尝不是刺激着美

    茵的身心呢?。

    我在洗手池前,把生殖器周围的剃须泡沫全部洗乾净,紧接着又把马桶盖上

    面和洗手池旁边的两摊摞在纸巾上的阴毛包好,丢进了废纸篓。然后,我便一脚

    踏进了浴缸里,与美茵对坐着。

    「那……现在开始吗?」。

    美茵的小脸红红的,略带着期待和娇羞地看着我。

    「着什么急,你刚刚不还是说我身上一股汗味难闻么?等我洗一下再说」。

    我说道。

    「……我说着玩的嘛!哥哥原来这么不识逗啊!其实老实说,我很喜欢闻哥

    哥身上的汗味。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你大汗淋漓的时候,我都想在你背上靠一会

    儿……你身上的味道,让我觉得……好舒服、好有安全感……」美茵睁大了眼睛,

    微笑着、真诚地看着我。

    其实我说这些话,也是对她有些搪塞。因为今天陪着美茵玩了一天也累了一

    天,我的状态着实不是很好,下面的棒子此时此刻还没完全硬起来,我需要一些

    时间;其二,是今天确实很热,身上的汗味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受不了,刚刚只是

    清理了阴茎周围,现在我有必要再好好洗一下,毕竟这个大傢伙等一下是要送入

    自己妹妹口中的;其三,我想趁着跟美茵一起洗澡的时候,把她的肉体彻底撩拨

    起来,好让她完全沉浸在性欲之中,彻底卸下心防。

    女孩子第一次给男生口的时候,很多情况下都会发生到了中途因为舔舐到男

    生预先分泌出的前列腺液、或者联想到自己在吸吮男生尿尿的部位、甚至是抬起

    头看着男生居高临下时候的样子而产生反感,在那以后无论口交进展到什么地步、

    最后有没有进展下去,在女孩子的潜意识里对这个男生都会产生一种厌恶感。这

    要是男女情侣之间开始出现裂痕的因素之一。

    我不想美茵对我这样。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只是一个利用亲妹妹来达到自己肉体欢愉的人渣哥哥。

    於是我说道:「原来美茵是这样想哥哥的……」我看着美茵,忍不住,对着

    她的嘴巴轻吻了一下,而且伸出舌头,挑逗了一下她的舌尖。我接着说道:「但

    是既然都洗澡了,那就先洗乾净也不迟。两个人干乾净净的,再做那方面的事情,

    不是更舒服?你说对吗?」。

    美茵听罢,害羞地点了点头,然后伸出双手抱着我,用脸蛋在我胸口摩挲了

    一会儿:「想不到你对我这么好……哥哥,我喜欢你」。

    在这一刻,我的心脏突然开始砰砰直跳。

    「我也喜欢你,美茵」。我搂着的肩膀,然后把沐浴乳拿到手里,挤出了一

    些在手里,开始帮着美茵把沐浴乳涂抹到后背上,接下来是她的小屁股……我明

    显地感觉到美茵的身体越来越热,甚至开始热过这水温。

    可这还不到时候。我又拍了拍美茵的肩膀,让她在浴缸头端坐好,我接着又

    在手心挤了些沐浴液,在她的耳后、脖子、锁骨、肩头、腋下把手中凉丝丝的沐

    浴乳涂匀,然后双手来到了她圆润的双乳上。那些颇有文采气的色狼前辈们诚不

    欺我,少女的乳房果真如同两只鲜嫩的水蜜桃,感觉随时随地都能揉捏出一股可

    口的汁水一般,而此时涂满了两只乳房的沐浴乳,就像在蜜桃上洒了一层香甜的

    糖霜。我也顾不上沐浴乳难以下嚥的苦涩味道,用嘴唇和舌??头在美茵的一只

    乳头上吸了起来,她另一只乳头则在我的手指间拨弄着。

    「嗯……好舒服唷……」美茵的目光逐渐变得迷离起来,随着??她的乳头

    渐渐勃起、变硬,美茵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我用家里专门洗浴用的那只木勺

    舀起浴缸里的水,淋在了美茵的身上,又让她浑身不禁一抖。

    帮她洗乾净了乳房,我挤了些沐浴乳,故意在她的阴毛上揉搓着,等到沐浴

    乳在她的阴毛上被揉出了浓郁的泡沫,我便伸手把那些泡沫在她的肚子上、双腿

    上和脚丫上涂抹均匀。接着,又把泡沫用手指肚涂抹到了她的下阴部,并且一边

    涂抹,一边在她的阴蒂和外阴唇的缝隙里进行着按摩。

    「哦……好舒服……」美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用着迷离的目光看着我,

    「真没想到你这么细心,比我自己洗的都仔细……坏哥哥……」。

    「还不是因为我是除了你自己外,最了解你生理构造的人么?」。我对美茵笑

    了笑。

    「讨厌……」美茵嗔道。

    「转过来」。我直起身子,半跪在她面前,对她命令道,「把小屁股撅起来」。

    美茵听话地转过身,把屁股对着我。

    我又弄了些沐浴乳在左手里,右手扒开美茵的双股,让她那可爱的菊洞完全

    暴露在我的视线下,然后用左手的手指肚在她的股沟、肛门以及周围的褶皱上,

    仔细地涂抹着,等到把沐浴乳涂抹遍她的躯体之后,我又用左手食指肚在她的菊

    门上有节奏地轻按。我之前说过,美茵的肛门处如同她身体上又一个神秘的开关,

    挑逗她的肛门恰恰是我的爱好之一。

    「啊……不要这样……那里好痒啊……坏哥哥又欺负人」。美茵受不住这样

    的挑逗,反手握住我的手腕;但此时经过我一系列的挑逗,她哪里还有力气制住

    我。我不住地在她的肛门处按摩了一轮之后,又用木勺舀起浴缸里的温水,替她

    洗乾净身上的每一处肌肤。

    我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她的屁股和双腿中间,对着那里毫无顺序毫无章法地连

    吻带嗅——这一刻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地激动、如此地失态、如此地疯

    狂。我直接躺到了浴缸里,把头整整好好地对准了美茵的双腿中间。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吻着她的大腿根部,而她也顺着我的节奏,慢慢地

    坐了下来,让自己的蜜穴正好对准了我的嘴巴,她也好不顾忌地用右手两根手指,

    正合我心意地扒开了自己的阴唇——这中间我一句话都没说,而她全部照做,应

    该说这算是常年以来我的嘴唇和她的阴唇不断接触中,产生的一种默契。

    我亲吻着她的小穴,用嘴唇抿着她的阴唇,又含了一会儿她的那颗如同粉红

    色宝石一般的阴蒂,紧接着,就把自己的舌头探进了她那温暖的蜜洞里。

    她的蜜穴早就泥泞得一塌糊涂,再加上我刚才对她浑身上下的一番刺激,很

    快,美茵的身体开始有节奏地抽搐着,一股激烈的暖流就喷到了我的舌尖和脸上。

    我依旧照例,吸吮乾净她的这股蜜汁。

    「小丫头,今天来得很快么?」。我拍了拍美茵的屁股,故意说笑着。

    「……那还不是今天第一次全身上下都被你的手给侵略遍了,哼,还嘲笑我」。

    美茵带着高潮的余韵,哀怨地看着我。

    自此,美茵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我抚摸了一遍。自此,美茵对我而言,再

    也没有什么遮掩存在了。

    而我也是一样,何况我还把阴毛剃光,第一次让美茵看到了我光秃秃的下面。

    「嘿嘿。那现在轮到你帮我洗、用你的小手来侵略我咯!从现在起我是你的

    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我的心跳更加强烈。

    似乎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的心里对美茵产生了更加强烈的不一样的情感——

    一种不应该出现的情感。

    其实如果按照普罗大众的认知,我跟美茵之间的这种秘密的行为,从头到尾

    都不应该出现。可是之前,我和她只是一种本着生理上相互认知和帮助,以及一

    种欢愉和发泄。

    而就在此刻,我对她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拥有和归属感。一种本来应该属

    於男女朋友之间的感觉。

    我可能,爱上自己妹妹了。

    ——可现在真不是探讨精神世界的时候。

    美茵已经趴在我的身上,轻轻地舔着我的乳头。随着她的舌头调皮地在我的

    胸口来回律动,我的身体,即便是泡在温暖的浴缸里,也无法阻止一般震颤了一

    阵,随即从脖子下方到前胸,还有手臂上的一些部位,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酥

    麻感从前胸油然而生……。

    随即,美茵对我嫣然一笑,爬到了我的身上,用她那已经硬了一会儿的乳头

    压着我这刚硬起来的乳头。她趴到了我的耳边,轻声说道:「何秋岩,你以为就

    你知道怎么利用别人的敏感点欺负人吗?告诉你,我可是青出於蓝」。

    说罢,她在我的耳边呵了一口热气,然后把舌头伸进我的耳郭里,缓慢地舔

    弄着。

    没错,我的乳头是我的敏感点,耳朵也是。

    我的浑身不由自主地酥软下来。

    这小丫头果然因为跟我的廝混,学坏了。父亲和老师、同学眼前的乖乖女,

    成了自己亲哥哥身上媚态百出的小妖精。

    可她并没玩够,在双手中挤了不少的沐浴乳,全都涂抹在自己的双乳上,接

    着把自己当成了一大块海绵,用她的双乳在我的躯体上清洁着。

    「还说我是坏哥哥……你比哥哥坏多了!你都是从那学的?」。

    「还不是拜你的硬盘所赐?这叫' 泰国浴' ,对吧?嘻嘻」。美茵狡黠一笑,

    跪在我两腿之间,借用水的浮力轻轻托起了我的屁股,用自己的乳房把沐浴液擦

    遍我的双腿和双足——我不知道美茵现在的学习成绩怎样,但我猜她的物理学得

    不错。

    被她这样一撩拨,我的阴茎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地达到了勃起状态,在美茵面

    前坚挺地冲着她示威。

    「坏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美茵用手轻轻地在我的龟头上拍了一下,接

    着用沾满沐浴乳的双手,上下搓动着,让泡沫佈满了整根肉茎。

    我忘我地享受着美茵用手给我带来的快感,可没想到,这丫头随即加快了速

    度,并且左手在肉茎上来回撸动,右手紧紧握住了龟头,用大拇指手指肚,顺着

    马眼的缝隙快速地摩擦着。瞬间,一股又麻又痒的感觉,顺着马眼同时刺激着我

    的神经,弄得睾丸与肛门中间的盆底肌一阵收缩,这种感觉要强过之前任何一次

    性爱和手淫。

    「别!别这样!我这样会射的……」头一次收到这么强烈刺激的我,对於能

    承受多久,一点信心也都没有,我连忙制止了美茵。

    可美茵看了我一眼,我想像不出我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着他,勾得她玩

    心四起,继续加快了速度,并且握着我龟头的右手上的力度也加快了。

    「……傻丫头,我要是射了万一一时半会儿硬不起来,你找谁去学口活啊?」。

    我连忙说道。

    美茵撇了撇嘴,松开了手,然后用双手不停地往我身上撩着水,帮我洗乾净

    了身子。我连忙坐了起来,不断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和呼吸,终於把下体的冲动平

    复了下来。美茵看着我,脸上带着得意和温柔的笑,和羞涩的绯红。

    「坏妹妹,我真是有点怕你了……」这是我的心里话。从初三那年毕业时破

    处以来,到警校,我在一帮淫男荡女中间混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是身经百战,却

    没想到今天面对自己的亲妹妹,差点被她弄得缴了械。

    这会儿我算是平复下来了,但马上还要教她品箫弄笛——万一一下子没忍住,

    还没把她教会呢,我自己先射了,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我一边调节着呼吸,一边想着,当我目光扫到洗手池的时候,我突然灵机一

    动。於是我一脚踏出浴缸,拿起了洗漱台上面的牙膏,从里面挤了些在手上,然

    后握住了阴茎,从龟头到阴茎根部来回搓动着,接着又用浴缸里的水洗净了肉棒。

    「哥哥,你往上面抹牙膏干什么?」。美茵问道。

    「方便教学」。我笑了笑。牙膏还真是个好东西,一方面凉丝丝的感觉能让

    我的生理刺激减少许多,另一方面,也便宜了美茵这丫头的嘴巴:「来吧,现在

    教你女生如何给男生口交」。

    「嗯」。美茵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等一下,你去浴缸头端坐好」。美茵听罢,坐到了浴缸头端上面。接着我

    抚摸着她的头发,轻轻按着她的后脑勺,让她把嘴巴靠近了我下面的小兄弟。

    「来吧,你试试用吃棒棒糖的方式,含住龟头」。

    美茵迟疑了一下,然后张开了嘴巴,用双唇裹住了我的龟头前端,紧接着,

    我能感觉到她在努力地撑着自己的口腔,努力地让我的阴茎往自己的嘴巴里送着,

    不但不敢用牙齿碰到我的下体部位,就连舌头都不怎么敢动。我的鸡巴在美茵柔

    软的口腔里缓缓探进,直至感受到空间越来越狭小。当我感到龟头已经插到最深

    处的时候,美茵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眉毛微蹙。

    不得不说,美茵的嘴唇和舌头真的好软。舌吻上去是一种感受,而用自己的

    肉棒插进去,是另一种感受。

    「好!嗯……来,现在慢慢地跟着我的节奏,像吐口香糖一般,把我的阴茎

    从嘴里送出去」。我抚摸着美茵的脸蛋,然后抬起自己腰,让鸡巴从美茵的嘴里

    慢慢退出去;与此同时,正向我告诉美茵的那样,她轻轻地抬起了舌头,在我的

    阴茎上一点点用着力,最终用着舌头一点点把我的龟头顶出自己的口腔。

    等我的小兄弟从美茵嘴里完全离开以后,美茵才轻松地睁开了眼,与此同时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怎么样,还好吗?」。我摸了摸美茵的额头。

    「哥哥的龟头好大……呼,早上的时候我还没感觉出来,原来这么难吞到嘴

    巴里……而且一下子就顶到喉咙里去了……」美茵缓缓说道。

    「我这样做,是让你先感受一下男生阴茎在女生口腔里的感觉。口交的步骤,

    一般都是先含住龟头,给龟头和阴茎上端起到一个润滑的作用;然后把阴茎的一

    半部分吞进口中,做抽插运动,由慢至快;最后要把整根肉棒都吞进嘴里,让龟

    头尽量往喉咙里顶——' 深喉' 这个词你应该知道吧?表示的就是这种状态。龟

    头前端在' 深喉' 过程中会感受到口腔深处紧窄的感觉,然后女孩子这时候要控

    制好速率和吞入深度,也是由慢及快、由浅入深,最后直至男生射精」。

    我像一个老师一样,给美茵讲解着,而美茵也睁大了眼睛,认真地听着。别

    人家哥哥给妹妹辅导书本上的知识,我这个哥哥却用言传身教给妹妹讲述着口活

    技术,还真心有点荒诞和讽刺。

    「肉棒插到蜜穴里的话,也是一样的,对吗?」。美茵听完,对我问道。

    「没错的」。此时我突然感觉到一丝尴尬,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想

    打退堂鼓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说道:「还有一点,你不要那么特别小心牙齿刮

    碰到阴茎——变换深浅的过程中,还是可以用牙齿来刺激阴茎的,但要记住不是

    咬,而是' 轻嗫' ,并且要配合舌头在龟头上打转。舌头要注意刺激男生的马眼

    和龟头伞缘;在口交中,舌头起到一个绝对性的主要作用,懂了吗?现在你来试

    试,由你嘴巴上的动作主导,你放心,我会配合你」。

    「嗯」。美茵点了点头。

    我弯下腰,吻了美茵一下。接着,美茵伸出手去,握住了我的阴茎,然后低

    下头,把嘴巴叹了下去。

    「哥哥的鸡巴还真挺好吃的」。美茵在吸了我的龟头一下以后,抬头对我说

    道。

    「我跟你说过什么,不许说' 鸡巴' ……哦」。我听到美茵说了「鸡巴」这

    个词,心里十分反感,可我刚刚想教训她的时候,我的鸡巴却被她的樱桃小口

    「教训」了——她果然像我说的那样,用舌尖在龟头上舔了一圈以后,像吃着一

    支棒棒糖一样完全含住了我的龟头,然后舌头忙不迭地继续在龟头上面和马眼处,

    更确切地说,我的阴茎此时成了她口中的一颗鲜嫩饱满的浆果,她用力抿着、吮

    着、用舌头在上面顶压、舔弄,似乎要一口气吸光这个果子里所有的浆液。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个好老师,但美茵确实是个好学生,尽管她嘴巴和舌头的

    技术还透着生涩的感觉。即使阴茎上有牙膏凉丝丝的作用,但是那种可以渗入骨

    髓的瘙痒感觉,又回来了。

    「嗯,不错的……下面可以再深一点了」。我对美茵说道。而此时我也情不

    自禁地把手翻过来,放在了美茵双乳上,肆意地对她那一对儿水蜜桃连抓带揉。

    真想就这样一辈子,被美茵口着,抓着她的乳房不放啊!——在这一刻,我

    的脑海中竞突然产生出这样一种想法。想法油然而生之后,身处於水蒸气笼罩下

    的我,整个人变得恍惚起来,我甚至都不能确定刚才这句话,我是不是脱口而出、

    如过脱口而出,美茵有没有听到——哪怕是做春梦都不能给我这样一种,伴随着

    强烈心跳的的飘飘然;我肯定是嗑过药了、或者是濒死了;而低下头,阴茎上端

    美茵口腔里的温热、以及她那对乳房传到我双手中的弹性又是那样的真实……。

    小半支肉棒被美茵吞进嘴里之后,她的舌头也变得稍稍灵活起来,游走於马

    眼和龟头伞缘两端,除了我刚刚教给她的之外,她还自己开发了一招:吐出我的

    龟头,然后侧过脸来,用嘴巴像吹笛子一般从龟头到阴茎根部来回舔弄,接着再

    次重来,含龟头、吸进半根肉棒、吐出来侧着头从上到下舔过,再重複刚才的一

    系列动作——随着她的节奏,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已经离开了地面,只是随着她舌

    头的动作在来回摆荡着。

    大概连续几十次的动作交替,未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美茵趁我毫无防备,

    一口气迅速地吞下了我的整根肉棒。此时此刻,我的整根阴茎已经是湿淋淋地挂

    满了美茵的口水,连续几次,从龟头边缘接触到她柔嫩的双唇后,以猝不及防之

    势一沖到底,等到含下我的一整根之后,美茵微微睁开眼,看着我,扭动着她的

    头,用她的舌面把我的阴茎彻底包围住,周而复始。而我,此时脑海中已经开始

    失去了意识,我想我现在,一定是长着嘴巴、目光呆滞地看着我的妹妹。

    美茵瞇起眼睛,似乎是对我笑了笑,然后一手绕到我的身后把住了我的屁股,

    一手放到了我的睾丸下面,开始了轻缓的按摩。她嘴巴上的速度也开始加快了,

    肉棒离开她口腔的次数越来越少,龟头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在她的口腔深处最紧窄

    都得地方不停地抽离、插入、抽离、插入……。

    我最后仅剩的清楚意识,只是能感觉到,我呼吸的频率,似乎已经跟不上她

    嘴巴和舌头的频率,令人酥麻的刺激感从大腿根出发射到盆底肌,由盆底肌产生

    的电流,一支冲到了我的睾丸里,另一只不断刺激着我的大脑,又由此佈及全身……。

    管不了那么多了,美茵,就让我的灵魂被你彻底吸走吧……。

    我双手离开了美茵的乳房,抱住了她的头,用力地往下按去……。

    配合着龟头在美茵口腔深处里的抽插,我的下肢的肌肉用力地紧锁一阵,接

    下来阴茎一阵颤栗,一股滚烫的液体从我的身体里迸发到了美茵的嘴巴里……。

    我感觉到我整个人,都在往前倾倒着。

    口交对我来说很刺激,但能让我痛快到九霄云外的,总共就两次经验:一次

    是初中毕业之后破处,还有一次,就是今天跟美茵这一次。尤其是我们俩之间,

    还有乱伦的禁忌因素在里面,所以给我心理上的刺激更是无法言喻。

    休息了一下,我缓过神来,准备从美茵的嘴里抽离肉棒,而美茵在这时候,

    居然还在认真地吃着我射出的精液,我这下才反应过来……。

    「美茵,还好么?」。我赶忙把肉棒从她的嘴里抽离,一股乳白色的浓精连着

    丝儿从她的嘴里淌出。我张开双臂搂着她,然后用手指把她的嘴角、锁骨和胸部

    上的精液全都擦掉、洗乾净,再仔细看看我自己的肉棒上,几乎已经一滴不剩。

    「傻丫头,吐出来……」我把手弯成一个窝,放到了美茵的嘴巴前。

    美茵紧闭着嘴巴,舌头在嘴里蠕动了一下,对我微笑着。

    「你怎么把我射的……全都吞掉了?」。我紧张地看着美茵。

    没想到美茵居然还抿了抿嘴唇,然后张嘴说道:「……哥哥射了好多啊!明

    明之前在出租车上射了那么多……我根本来不及吐出来,精子就全都一股脑射到

    里面去了……哥哥好厉害,还射了那么久呢」。

    我的心里顿时沉重了下来。

    「对不起,刚刚是我的问题……我既忘了告诉你别吞下,又忘了及时拔出来

    ……都是我的错……」我连忙对着美茵道歉,「来,赶紧漱漱口」。

    说着我赶忙跑到洗漱台旁边,拿着自己漱口杯,接了一杯清水,并且兑了些

    漱口液。

    「没事的,哥哥别担心。哥哥的精液,味道还不错」。美茵笑着说道。

    「别说话了先,赶紧漱口」。

    我的心里依旧沉重。我不知道美茵的话是不是在故意宽慰我。从我开始性经

    历以后,在我的认知里,吞精这种行为都是一种变相的对性伴侣的贬低,也因此

    很多女孩都接受不了。

    「哥哥真的不用担心……美茵喜欢的……」美茵漱了口之后,对我说道:

    「美茵是真心喜欢哥哥,所以不在乎。今天美茵想跟哥哥学口交,也就是想尝尝

    哥哥精液的味道。网上不是说么,女孩子如果真心喜欢一个男生,就会吞下他的

    精液的。何况在之前,哥哥也没少喝过我的蜜汁,不是吗?」。

    看着美茵依旧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我放下了杯子,然后跟美茵舌吻着。

    ——这是我之前都没有过的经历。

    我当然知道此时此刻,在美茵嘴里会残存从我下体里喷出的蛋白质。一般情

    况下,如果性伴侣给我口射,我在二十分钟以内都不会跟那个女生接吻。

    但今天我偏不在乎这一切,因为美茵是我的妹妹,可以主动提出给我口交的

    亲妹妹。

    正在我俩在浴缸里拥吻的时候,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又响起了

    一阵敲门声:「谁……在洗手间呢……」。

    我和美茵瞬间都被吓了一跳——老爸什么时候回来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雨里的罂粟花》,方便以后阅读风雨里的罂粟花风雨裡的罂粟花 【第一章(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雨里的罂粟花风雨裡的罂粟花 【第一章(7)】并对风雨里的罂粟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